抢人、砸钱、建设APP,信托也要“Fintech”

信息来源: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发布时间:2019-08-19

金融科技(Fintech)步入“深水区”,资管科技有望成为金融科技的又一个突破点。百万亿资管市场或将成为金融科技下半场的“大生意”。“后来者”信托如何分羹百万亿级市场?

数位信托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信托公司通过加大对金融科技人才建设、系统建设等方面的投入,实现降本增效,最终从百亿级资管市场中获益。不过,现阶段还面临数据沉淀不足等挑战,应该根据实际情况大力布局金融科技,但无需“跟风”。

旨在“降本增效”

除了设立家族信托账户、开展消费金融业务,信托布局金融科技还体现在APP建设方面。近期,多家信托公司相继推出自家APP。继五矿信托APP上线后,四川信托“锦绣云财富APP”也陆续上线。

“APP建设也与信托公司的战略及行业监管有关。”用益信托研究员喻智告诉记者,“APP建设是信托公司发力金融科技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信托公司实现客户信息收集和精准营销的一个端口。一是信托产品多为私募,不能公开发行,而APP具备相对保密性,可以较好的满足监管的要求。二是从用户体验来看,开发一款好的APP有助于提升客户体验,提升效率。”

一方面,在资管新规下,信托公司资金直销能力极为重要,成为参与大资管市场竞争的立身之本。随着银行理财子公司的逐步落地,未来信托产品的销售需要逐渐减少对银行的依赖。因此,信托公司需要通过APP、财富管理中心等形式发力,做大直销。

资深信托研究员袁吉伟此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2018年以来,信托公司已经加强零售和直销渠道的建设。尤其是当第三方互联网渠道代销信托产品这种途径不再可行后,信托公司需要更好地建设直销和代销渠道,同时注重合规性。”

另一方面,信托公司亟需提高客户粘性。此前,由于缺乏统一的客户服务和管理,信托客户流动频繁。与银行、保险等同业机构相比,客户粘性很差,甚至不如大型三方理财公司。目前,已有信托公司通过在自家APP中加强现金管理方面的布局,比如接入货币基金,使客户的资金可以在信托产品和货币基金间平滑过渡,提高客户资金收益率和使用率,实现信托资金形成完整闭环,减少客户流失。

此外,信托制度的灵活性或赋予APP更多“玩法”,从拓展服务场景来看,信托可通过借助APP实现家族信托基于数据的线上化、实时化、智慧化管理,提供联通资产方、资金方、增信机构、第三方支付机构等多元节点的智慧信托服务。

瞄准百万亿蛋糕

金融科技步入“深水区”,资管科技有望成为金融科技的又一个突破点。百万亿资管市场或将成为金融科技下半场的“大生意。

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李东荣曾说,当前,我国资产管理行业面临着“四重叠加”新形势,即经济转型攻关期、金融开放深化期、科技驱动加速期及行业改革关键期。京东数科CEO陈生强也透露,资产管理全行业已达到125万亿规模,而互联网理财当前只有10万亿规模,占比不到10%。

百万亿级市场,信托公司如何从中分杯羹?

“自2007年以来,信托行业经历了十余年的高速增长,从一开始的通道类业务为主,发展到目前的主动管理类业务为王,信息系统对业务的支撑作用越来越明显。”信托业内人士李林(化名)告诉记者,“但是大多数信托公司的信息系统建设明显落后于银行、证券、基金等金融同业,更比不上金融科技公司。”

不过,五矿信托信息科技部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对于信托公司来说,“后发”并不意味着没有优势。“信托公司可以借鉴各类同业机构的先进经验,吸收金融科技公司成熟的技术方案,快速响应业务需求、提升科技能力,同时降低试错成本。”

在五矿信托信息科技部相关负责人看来,现阶段来看,“借船出海”的模式对信托公司来说是比较合理的选择。即通过“借船出海”提升科技的重要性,展示科技带来的价值,而后逐渐加大投入建设自主研发能力,掌握核心技术,由“借船出海”升级到“造船下海”。

从“借船出海”到“造船出海”,这离不开人才队伍的建设。记者从猎聘网获悉,信托公司正在招兵买马,尤为偏爱“程序猿”。其中,某国内知名信托公司正在招聘网络金融部-科技部负责人,要求具备8年以上软件开发,3年以上软件开发团队管理等经验。从事过互联网金融APP的开发和大型团队管理者优先考虑。

李林告诉记者,未来几年,信托行业对金融科技方面的人才需求依然会非常旺盛,主要聚焦在系统架构、程序开发、运维和信息安全等领域。此外,随着对主动管理类业务越来越重视,金融科技方面的投入也会继续增加,主要投向运营核心系统、零售业务系统、统计分析系统和信息安全建设等方面。

数据沉淀不足

从目前来看,信托入局金融科技遇到重重挑战。

五矿信托信息科技部相关负责人继续向记者介绍,以 APP建设为例,如果APP对外提供的功能越简单,说明信托公司内部系统的集成度越高,这对于外购软件居多的信托公司而言,资金投入压力不小。因此,如果信托公司没有加大金融科技的资金投入,没有做好梳理内部流程、整合内部系统的工作,APP最终使用效果必定是大打折扣。

“短期来看,APP前期建设及后期维护偏向于依赖外部科技公司。但从长期看,APP建设等工作终归需要靠信托公司自己的力量。”五矿信托信息科技部相关负责人进一步指出,无论是哪种模式,外部机构确实是非常重要的资源,但如何管理好外部机构以降低外包风险,也是信托公司不容忽视的课题。

另外,喻智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APP在收集客户数据、跟踪客户投资习惯、构建精细的客户画像等方面发挥作用。但短期内数据沉淀不足,对产品研发的支撑能力还有待观察,传统渠道仍是主流。”

除了建设APP外,目前超过半数信托公司也在向消费金融领域转型,都需要“借力”金融科技,这成为必然的选择。李林认为,布局消费金融领域,信托公司的发力重点则是建立具备主动管理能力的全链条业务支撑体系。此外,信托公司在运营自动化和数据治理领域也应加大投入。

当然,信托对金融科技的运用也要结合自身私募属性和具体的业务看,并不是越多越合适。比如被称为金融科技风口的“智能投顾”,现阶段来看,在信托业务上似乎还没有发挥太大的作用,信托传统的投资顾问经理依然不可替代。

“现阶段的智能投顾多类似于智能客服,主要作用是进行客户引导和产品营销,还不足以替代传统投资顾问经理的作用。智能投顾对信托公司的意义在于未来,产品的极大丰富才是智能投顾大战拳脚的基础。”喻智告诉记者。

五矿信托信息科技部相关负责人也表示,信托的私募属性决定了其对于智能投顾技术的应用不是直接面向客户,而是面向投资顾问经理,通过智能投顾对客户的诉求进行分析,给出初步建议,再由投资顾问经理根据客户实际情况进行细化打磨,可能会是比较可行的模式。对于高净值客户来说,深入的沟通了解、科学合理的投资建议、面对面的贴心服务才是最重要的。